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信息動态>工作動态>詳細内容

三枚軍功章 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——第一書記高國亮“重傷不言悔”系列報道之五

來源: 發布日期:2019-08-12 08:10 閱讀:455 【字體:

□ 本報記者 李映武 朱新華

高國亮的愛人高軍平在說起當年的艱難時禁不住落淚。本報記者 李映武 攝

 “十五的月亮,照在家鄉,照在邊關……軍功章啊!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……”

 多麼熟悉的旋律,多麼優美的歌詞。換作常人,那是一種美妙的音樂享受,但對于當時兩地分居的高國亮和高軍平夫婦來說,無疑是一種煎熬。

 高軍平,名字裡有一個“軍”字,她戲稱正是因為有了這個“軍”字,自己注定要嫁給軍人。她與高國亮同年,經人牽線,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軍嫂,自此過起了牛郎織女式的生活。

 “90年代,歌曲《十五的月亮》全國流行,年輕人都喜歡唱呀,人家唱,是滿滿的幸福感,而我一聽就心酸,一聽就想起在河南老家的她,真想夫妻倆能天天在一起。”高國亮說。

 高國亮,大家公認的硬漢子,在部隊服役16年,從來沒喊過累,喊過苦,喊過髒。遇到困難,他經常拍着胸脯說:“看我的!”

 就是這麼一個漢子,但一說到愛人在家贍養老父、養育女兒時的付出,眼眶很快濕潤,時有哽咽:“一個弱女子,家中重活全都是她一人幹……為了我安心服役,她艱難地撐起一個家真難,不容易啊!”

 高國亮與高軍平1993年結婚,當年其父親70歲,2003年過世。10年中,高軍平忍常人所不能忍,日夜操勞,是一個鄉裡鄰居都打滿分的“優秀兒媳”。

 高軍平在當時的鄉糧所工作,單位分有一間房,她為了更好照顧住在農村的公公,舍棄了舒适的房間,搬到農村,盡心照顧老人的生活。

 每到換季時,她主動去為老人添置新衣;在趕集時,她總是毫不吝啬,拿出零錢,讓老人買些自己愛吃的食品,或急需用的一些物品。平時,家有好吃的食物,也總是老人先吃。

 高國亮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,當時都在農村種地,家庭收入微薄。高軍平雖然有一份工作,随着糧價的放開,衆人羨慕的糧所也逐漸失去了往日的光環。名義上在職,但從收入來說,她已經是一名下崗人員了。

 “為了減輕哥哥和姐姐家庭經濟負擔,養老人的事,我和高國亮全部承擔起來。盡管那時高國亮月工資才1000多元,但我們還經常擠出錢來,接濟他們。”高軍平說。

 防城港市是1993年建市,作為沿海沿邊的開放城市,經濟比較活躍,已經沒有工資收入的高軍平,本可以帶着小孩來到高國亮所駐城市防城港,找一份工作,一來是可以增加家庭收入,二來是可以夫妻團聚。但是,高軍平沒有這樣做,而是繼續一如既往地悉心照顧老人和小孩。“你找了個好老婆,沒有她那麼用心照顧你父親,老人在世生活沒有過得那麼好啊……”高國亮探親,鄉親們對高軍平贊不絕口。

 軍嫂,就意味着孤獨,意味着艱辛,意味着自己要照顧自己。有一次,高軍平高燒7天,為了省錢不住院,她總是自己步行到診所輸液看病。“看到人家生病,丈夫、家人都在身邊照顧,而我一個人,獨來獨往。真想高國亮能飛回來,陪陪自己。”高軍平抹着眼淚訴說着當年的艱難。

 自己生病,高軍平從來不放在心上,而養育小孩真是讓高軍平操碎了心。

 他們的小孩高汝佳1994年出生,幼時體弱,時常生病。有一次,高汝佳腿部不舒服,在深夜,高軍平一人背着小孩進城看病。由于錢不夠,醫院拒收,無奈的她又背着小孩四處借錢。好在有一名開的士的退役軍人免費來回接送,後又幫助辦理入院手續,才解了她的燃眉之急。

 這還不是高軍平最難應對的事,小孩孤獨想爸爸時,才是她最傷心無奈之時。有一天,4歲的高汝佳看到同村的小孩都有爸爸相伴,大手拉小手,好生羨慕。

 傷心的高汝佳對着一棵大梧桐樹,大聲地呼喊:“爸爸,爸爸……你在哪裡,我好想你呀,你快回來,你快回來,我要你帶着我玩!”

 “當時,我還以為小孩在練聲呢,後來聽清楚後,才知道她想爸爸了。”盡管過去了一二十年,但高軍平講起當時的場景,她泣不成聲,“沒辦法了,我隻能給小孩說,爸爸是一名光榮的軍人,為了保衛國家,他不能在家陪着我們了。”

 正是因為有了高軍平默默的犧牲和奉獻,高國亮才能安心邊防,做好本職,屢創佳績。16年中,他榮獲嘉獎和被評為優秀士兵多次,榮立三等功三次。

 “這三枚軍功章,有我的一半,也有軍平的一半。”滿心愧疚的高國亮感慨,“沒有她在家中任勞任怨,我哪能立功受獎啊!”